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律文書 >> 撤銷權性質各學說評析

撤銷權性質各學說評析

2015-5-8 22:41:33  點擊次數:

撤銷權性質各學說評析

  1、 請求權說。

  本文認為我國臺灣學者史尚寬先生對于請求權說的批判深值贊同。如上所述,請求權說中就關于構成債權的原因存有三種不同觀點,依據基于法律規定之返還請求權的觀點,如債務人無償轉讓其財產與第三人,債權人可對第三人請求返還財產,于是在債權人與受益人間形成債的關系。但是,受益人基于其與債務人間有效的法律行為而取得的財產于法有據,債權人在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前,何以能直接請求其返還財產?依據基于侵權行為之請求權的觀點,債權人直接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是因為受益人侵害了其債權。但是,受益人與債務人間的行為僅使債務人的責任財產減少,而并未侵害債權人的債權。并且,在債務人為無償行為時并不以受益人的惡意為撤銷權的行使要件,且在債務人為單獨行為(如權利的拋棄)之時,受益人實際上并未做出任何行為,此時認為其侵害債權人的債權,實與現實不符。依據基于類似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的觀點,債權人直接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是因為受益人取得不當得利。但是,債權人在撤銷債務人的行為之前,受益人所獲得的利益并非是不當得利,而且受益人也并未侵害債權人的債權而獲得利益。

  2、形成權說。

  按照反對形成權說的一般觀點,形成權說于“理論上至為適合,然為收撤銷之實效,更須援用債權人代位權,其不便孰甚!蔽覈袑W者認為,撤銷權的主要目的在于撤銷民事行為,而返還財產只是因行為的撤銷所產生的后果。如果不能提出返還,則撤銷的目的并沒有真正達到。進而認為撤銷權不是純粹的形成權。我國更有學者明確認為,認為如債權人怠于請求第三人返還利益,債權人仍須再行使代位權,始能達到代位的目的,與民法設定撤銷權以恢復債務人責任財產的本旨相違。上述反對觀點不無道理。但如前所述,形成權說又可分為三種觀點,按照第一種觀點,債權人提起撤銷之訴后,于債務人怠于行使權利之時,方可提起代位之訴;按照第二種觀點,債權人于提起撤銷之訴時即可一并提起代位之訴;按照第三種觀點,債權人提起撤銷之訴后,無須再提起代位之訴,而可對受益人所獲利益直接申請強制執行。由此可見,形成權說的第一種觀點,確如上述反對觀點所認為的那樣甚為不便。

  第二種觀點雖然解決了第一種觀點面臨的實務上的困難,但其卻陷入理論上難以克服的矛盾。此種觀點與折衷說類似,二者皆認為債權人可于訴訟時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并得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但前者認為此訴實際上是撤銷之訴與代位之訴的合并,而后者則認為僅是撤銷之訴。此種觀點的問題在于代位之訴的提起,不僅以撤銷之訴為前提,而且尚須具備代位之訴自身的行使要件。依照代位之訴的行使要件,債權人須于行使撤銷權之后,債務人怠于行使權利之時方可提起代位之訴。

  至于第三種觀點,我國臺灣有學者認為“雖仍以形成權為立論基礎,惟責任法無效之概念,行諸不同國情之我國,未免捍格不入,又乏法律依據,”[11]因而不足以采。第三種觀點源于日本,以責任法無效之概念進行闡述,多獲贊同。此種觀點認為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效果為使得受益人獲得利益回復而成為債務人的責任財產,債權人無須借助于代位權制度,而可直接對該利益強制執行,因而此種觀點對債權人利益保護周全,而無上述觀點的缺陷。但是,由于我國并未實行日本法“以責任法的無效為效果”,因而此種觀點在我國現行立法下難獲贊同。

  3、折衷說。

  持折衷說的學者認為形成權說于理至合,但債權人行使撤銷權之后,債務人怠于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則債權人仍需行使代位權,甚為不便,因而認為在實務上以采折衷說為宜。由此可見,折衷說的出現是為了解決形成權說在實務上的不便。折衷說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形成權說在實務上的問題,但通過上述分析,我們可以得知折衷說的此種批判實際上是針對上述形成權說的第一種觀點,而并未涉及形成權說的第二種觀點與第三種觀點。按照折衷說的觀點,債權人于聲請法院撤銷時可以一并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此種觀點實際上是與形成權說的第二種觀點是類似的,只不過二者的區別主要在于前者將請求返還財產視為撤銷權的性質,而后者則將請求返還財產視為撤銷之訴之外的另一訴,其非為撤銷權行使的當然效力,亦非為撤銷權的性質。

  債權人依撤銷權行使的結果即可恢復債務人責任財產的,此時撤銷權的性質為形成權,折衷說與形成權說對此并無異議。問題的關鍵在于債權人行使撤銷權之后基于何種權利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則因學說的不同而各異。依折衷說的觀點,該權利為撤銷權的本體;依形成權說的第一種及第二種觀點,該權利為債權人代位權;依形成權說的第三種觀點,該權利為撤銷權行使后的效力。本人則認為上述觀點皆有欠缺,以下以折衷說為主要對象進行分析。

  首先,債權人撤銷權是不同于債權的一項權利,[12]但折衷說認為撤銷權兼具形成權與撤銷權的性質,將請求返還財產視為債權人撤銷權的內容,從而使得撤銷權的內容實際上已經包含了債權的內容。法律為保護債權人的債權,特別賦予債權人在一定條件下行使撤銷權的權利,從而使得債權人的債權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突破債權的相對性,具有一定的物權的功能。但是,債權人撤銷權是不同于債權的一項權利,其在性質上并不是債權的請求權。折衷說認為請求返還財產是債權人撤銷權的性質,實際上是將債權包含于撤銷權之中,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其次,持折衷說的學者在批判形成權說的第一種觀點時,認為該觀點在實務上給債權人帶來不便,因而主張拋棄該觀點。折衷說克服了形成權說的第一種觀點在實務上的不便,其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允許債權人提起撤銷之訴時可以一并請求返還財產。但是,折衷說不認為請求返還財產為撤銷之訴之外的另一訴(代位之訴),而是撤銷之訴的內容。值得注意的是,折衷說在論證其自身的合理性時,已將“撤銷”一詞的含義進行了改動。一般認為,債權人撤銷權是指債權人對于債務人所為的危害債權的行為,可請求法院予以撤銷的權利。此處所言的“撤銷”是指撤銷債務人的行為,使之歸于無效,而未言及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然而,折衷說中的撤銷權已經包含了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的內容,但其在談及撤銷債務人的行為時,卻仍然使用“撤銷”的原義,讓人甚難理解“撤銷”一詞在折衷說中到底所指為何。

  再次,折衷說認為撤銷權的性質既為形成權又為請求權,在債權人于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尚不足以恢復債務人的責任財產,而尚需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時,其缺陷尚不明顯。但在債權人僅僅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即可達其目的,而無須請求受益人返還財產時,如仍然認為撤銷權兼具形成權與請求的性質,則顯然難以理解。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下一條文章:暫無

上一條文章:討債必須注意的法律問題

# #
亚洲中文字幕精品久久久久久直播